豆奶黄片

二期工地,杨东办公室内,因为来市里办事,而路过来这边坐坐的常宽站在窗边,看着偌大的一片工地,笑着对杨东感慨道:“小东,你这来沈Y才半年多的时间,盘口可是越干越大啊!不仅帮我拿下了酒水线,现在居然还在这么大的一个工地里占着股份!”

“我无非是有些运气,又承蒙你们这些朋友关照而已,来!喝茶!”杨东谦虚一笑,将一杯沏好的茶水给常宽递了过去。

“这话可不尽然,你自从来了沈Y之后,大大小小的事也经历了无数,有今天,可都是一步一步打拼出来的,不过话说回来,照这么发展下去,沈Y必将是你的龙兴之地,日后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常宽笑眯眯的回应道。

“明天的事,今天哪说的准啊,顺其自然吧。”杨东笑着坐在沙发上,转开了话题:“对了,你前一阵子说要推出一个新款啤酒,这事研究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咚咚咚!”

杨东话音落,还没等常宽搭茬,工地食堂的大师傅就敲了敲窗子,随后推门进屋:“杨总,你找我啊?”

“对,我这来了朋友,中午在工地吃,你帮我安排一桌饭,费用我自己出。”杨东笑着点头。

“哎,好嘞!”大师傅咧嘴一笑,随后完全闲聊的看着杨东:“杨总,你怎么没去那边看热闹呢!”

“热闹?什么热闹?”杨东不明所以的问道。

“你还不知道啊!工地北角那边,钩机挖排水渠的时候,把排污管道刨开了,喷的到处都是大粪汤,马瑞康又支使不动赵磊的人,所以正一个人在那堵管道呢,那身上让大粪喷的,跟绿巨人一样,哈哈!”大师傅幸灾乐祸的回应道。

“该!就这种四六不懂的人,就得让他遭点罪!”林天驰听见这话,也十分解气的骂了一句。

“可不是嘛,你说这个姓马的才来几天啊,就把工地里的人得罪了一个遍,现在全工地就没有一个人说他好的!这小子也是真不会做人,现在这么冷的天,他晚上连电暖风都不让工人用,说容易引发火灾隐患,你说,这他娘的是个什么东西!”大师傅撇嘴回道。

亭亭玉立玉貌花容蕾丝美女图片

“他就自己一个人干活呢?”杨东皱眉问道。

“可不是嘛,喷了一身大粪,现在工地上有不少人都在那边看笑话呢,哈哈!我干了半辈子工地,项目经理能这么狼狈的,他绝对是蝎子粑粑,独一份!”大师傅莫名开心的点了点头。

“赵磊也看着呢?”杨东端着水杯问道。

“没有,赵磊好像不在!他们那边是赵宗宝在盯着!”大师傅摇头。

“小硕,你马上组织一下施工队,找几个工人过去帮忙!”杨东对着正在用电脑玩游戏的黄硕吩咐道。

“哥,昨天你要请这个姓马的吃饭,他都把你面子撅了,你搭理他干啥!再说这种事也不归咱们管啊!”黄硕对于马瑞康的印象也不好,所以挺不想去的回应道。

“通知下去吧,过去帮忙的工人,每人给买一身新衣服,再给发二百块钱奖金,抓紧!”杨东摆手吩咐道。

“哎,知道了!”黄硕推开键盘,攥着手机离开了办公室。

“杨总,你是真仁义,估计全工地,也就你愿意帮这个忙!”大师傅听见这话,对杨东比划了一下大拇指:“那你看中午安排点啥伙食啊?”

“普通大炖菜就行,工地的炖菜有味道,外面做不出来!”常宽笑着插了一句。

“好嘞,那你们忙着吧!”大师傅点点头,转身离去。

“东子,马瑞康这个人,明显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,估计你帮他,他都不带记下你这个情的,你还管他干啥呀!”罗汉翻着白眼问道。

“我不是为了帮马瑞康,只为了咱们自己!来吧,再喝点茶水!”杨东解释一句,随后就招呼着常宽落座,继续聊了起来。

“一个人的性子直不是坏事,但是直到马瑞康这种程度,可就是傻了。”林天驰也在边上笑吟吟的点评一句。

……

黄硕离开办公室以后,叫了七八个懂水电的工人,穿着防水的连体衣,齐刷刷的向管道泄漏那边走了过去,等他们到场的时候,有不少工人都在远远的看热闹,而在管道泄漏的凹槽里,马瑞康正一个人用防水布缠着直径半米多的管道,不过由于管道的破洞太大,再加上水压太高,所以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,也压根堵不住。

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当中,马瑞康泡在没过膝盖的污水里,身上已经被污水浸透,不仅身上脏臭无比,就连发梢的头发都已经结上了冰碴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
“都别愣着了,过去帮忙,快点!”黄硕闻着空气里刺鼻的味道,再一看马瑞康都造成这样了,连忙吩咐了一句。

“这漏的也太严重了!去个人,把空气压缩机拿来!准备吹扫排水!”一个有经验的工人看见马瑞康在那瞎忙,顿时跑了过去:“马经理,你这么整不行,上来吧!”

“刷!”

正在拿着防水布缠管道的马瑞康循声望去,看见黄硕带着一伙工人来了,登时一愣。

“没听见工人说话吗,你快上来吧,让他们整!”黄硕虽然不待见马瑞康,但既然选择了来帮忙,肯定不会干吃力不讨好的事,所以还是招呼了一声。

“没事,我留在这帮忙!”马瑞康感激的点点头,开口喊了一句,随后看着工头:“应该怎么干?”

“这种老式的管道,应该是每隔八米有一个应急阀,得继续挖,把阀门找出来,先把管道堵上,然后用压缩机排水清理,重新焊上之后,用哈夫节堵漏!”工头说完流程之后,顿了一下继续道:“不过这种污水管道是市政部门的,你要是想关阀,得提前报备!”

“你们忙着,我去打电话!”黄硕掏出了手机,奔着上风口走去。

“这种管道修复起来不难,报半个小时就行!”

“知道了!”

“……”

随着黄硕这边带人到场,现场的专业工人们纷纷各司其职,开始修复起了管道,前前后后也就是二十分钟左右,泄露的污水管道就被进行了重新修复。

随着污水管道被填补如初,周遭的地面上尽是散发着恶臭,并且已经结冰的污水,而马瑞康忙完之后,连身上的衣服都冻硬了,哆哆嗦嗦的走到了黄硕面前:“小兄弟,今天这事,谢谢你了啊!”

“你不用谢我,我也是听老板的话干活,是杨总让我们来的,就为了帮你干活,我们这边一个工人还给了二百块钱呢!”黄硕闻着马瑞康身上刺鼻的味道,皱眉回应道。

“你放心,这钱我不用杨东出,等开了工资,我就还给他!”马瑞康毫不犹豫的开口。

“你啥意思,你以为我们帮你这个忙,是为了找你要二百块钱啊?”黄硕见马瑞康如此不会聊天,顿时失去了继续跟他交流的兴趣:“你快换身衣服去吧,这么折腾,晚上非得拉稀!”

“今天的事,谢谢你们了!”马瑞康点了点头,转身向自己的宿舍那边走去。

“哎,这人真算是活废了,在工地当着一把经理,活拉让人给糟践成这样,当官都当不明白,还能干点啥呀。”黄硕看着马瑞康的背影,十分无语的嘀咕了一句,摇着头离开了现场。

……

大约五分钟后,在外面办完事回来的赵磊驱车赶到工地后,刚一推开车门,就闻到了空气中的那股恶臭,随即掩鼻回到了办公室里:“这外面是怎么了,拉粪车爆炸了?咋这么大味呢!”

“哈哈,这事比拉粪车爆炸还有意思呢,今天工地的钩机干活,把排污管道刨开了,结果马瑞康也跟着麻爪了,找到了咱们这边来,但是让我给卷走了!”赵宗宝哈哈笑道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赵磊斜眼问道。

“之前排污管道泄漏之后,马瑞康没人用,所以就找到了咱们这边来求我……”赵宗宝叼着烟就给赵磊讲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。

大约两三分钟后,赵磊听完赵宗宝的叙述,眉心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:“你说什么!你就这么给马瑞康撵走了?”

“对啊!后来要不是杨东那边的工人过来帮了他一把,估计这傻逼现在还拿着塑料布在那堵管道呢!”赵宗宝露出了一个十分解气的表情:“昨天马瑞康不是撅你面子嘛!今天现世报就来了,对付这种傻逼,就得这么收拾他!他撅你面子,我就让他喷一嘴大粪!哈哈!”

“嘭!”

赵磊听见这话,猛地一拍桌子:“赵宗宝,你是缺心眼吗?我问你,你给马瑞康整出去自己堵大粪管道,这种事的爽点在哪呢?”

“哥,你怎么了?昨天你亲自登门,马瑞康都没跟你面子,你还替他说话啊!”赵宗宝梗着脖子犟嘴道。

“你告诉我,你今天这种行为,除了羞辱马瑞康,让他对咱们产生负面印象之外,还能起到什么作用?就算他真的堵不住一个污水管道,这种事还能把他扳倒吗?!”赵磊掷地有声的喝问道。

“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装逼的嘴脸!”赵宗宝并没觉得自己哪做错了,再次犟了一句。

“现在工地刚开始运作,你就替我把马瑞康得罪死了,我谢谢你了呗!”赵磊瞪着眼睛骂道。

“磊哥,事都出了,你说我们也没用,再说我和大宝这么整,也是看不惯马瑞康昨天的做法!”二双同样没躲,也在替赵宗宝打抱不平。

“算了!”赵磊烦躁的摆了下手:“我警告你们,以后就算看马瑞康再不顺眼,也不许整这些幺蛾子,不论如何,他都是老万派下来的人,哪怕他再傻逼,代表的也是老万的态度,懂吗!”

……

中午十一点左右,杨东看见时间差不多了,就招呼着常宽去食堂,准备在这边吃个午饭。

“常哥,工地这边不比酒店,都是粗茶淡饭,你将就一口吧。”杨东笑着客气了一句,随即招呼着常宽落座。

“没事,我就得意这一口,要不然也不会特意留下了。”常宽哈哈一笑,用手搓着一次性筷子。

“咚咚咚!”

与此同时,马瑞康也走到食堂门前,敲了敲敞开的房门,看了杨东一眼:“我能进来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