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视频无限看免费版

孔雀一族天赋神通,有五种神光。分别名为澹虚光、海瑶光、定岚光、浮观光、紫明光。

如澹虚光善能观人本相,其余四种神光,也各有妙用。

然而,孔雀一族五光神通又名曰“五光十色”,谕示其在色界之中的十种妙用。除了五大神光本身的用途之外,五光凝练合一,又会多出来五种用途,二者相加,共是十大神通。

这十种神通,本是血裔传承、护族卫道的手段,唯有成就妖王之后,方可作为核心本领来运使。

蛰眠破境之前,金丹、元婴以及三转之境中的修士,想要运使“五光十色”法门,唯有调息良久,守空藏拙,缓缓搬运神意法力,方能勉强使得。

试想,若是身处实战之中,有这多余的时间,早就被人击败数十数百次了。

孔覃所使用的这一门神通,在本族元婴境界的族人之中炼成者极少,名为“神气两难全”。

凡是修士运转法宝,总不离神意牵引,法力维系二道。而经由“神气两难全”之法所显化青、黄、赤、黑、白五色一刷,神气两断,御主与法宝之间的联系便被割裂开来。

霎时之间,归无咎心中感应无差。距离自己约莫在二三百丈之外的两剑,联系尤其模糊,几乎断绝;而相距自己百丈多些的五剑,尚有可操控的余地。

瞬间便能推断出,孔覃这一门神通的影响力,与法宝和宝主的距离远近息息相关。

作出判断之后,归无咎动作极快,旋即纵身一跃!

这一跃如飞箭离弦,他的身躯和七柄飞剑距离快速拉近。果然身体与法宝之间的联系,又增强了不少,眼看便能将之重新掌控。

金色花海的纯美画女郎无比俏丽

孔覃脸上显露出惊容,连声道:“快出手!”

每一种神通道术,无论其义理如何高妙,论到实战威能大小,总是取决于双方功行道术的强弱。

以孔覃今日的修为,虽然不能使得“神气两难全”之法臻至“撒手两断、落宝即收”的至高境界,但在无有干扰的情形下对付对付本族弟子,二十丈之外,宝物与宝主的联系必定断绝。

而孔明离身最远的两剑,距离其身何止二百丈远,竟然依旧能够维持微弱联系,怎能不叫孔覃见之骇异。

急迫之间,孔覃不必详细吩咐,这三字出口,孔攸四人自然知晓该如何做。

孔惺、孔裕二人两件趁手宝物“天缘锤”、“清华锏”直往归无咎面门击来。这两宝品阶不在“山河万里”之下,只较机缘巧合成就的“小苒依依”差了一线。正面突进,归无咎也不能等闲视之。

孔禹掌中蓦地出现一只钵盂。但见他把钵盂一摇,当中被凝练压缩千万倍的烈风旋即涌了出来,化作几道巨大的龙卷,“嗡嗡”之声不绝,若被吹中,割破肌肤也是寻常。

但是现在这厉风也只是作阻断辅佐之用。

此风突入归无咎与七剑之间,正是要将那维系之力已经大为削弱的神兵吹散到一旁。

孔攸一声令下,《八方因转图》之中的五十六位修士,也一齐出手!

这一回他们并无一人留手,各自将趁手法宝使出,半数拦截归无咎的七大神兵,半数刺向归无咎的身躯,只攻不守。

其意甚明,是要借助“浑成遁甲”之力硬抗住一击,配合孔裕、孔禹等人的手段,彻底隔绝归无咎与七大兵刃之间的联系。

归无咎果然只得暂时止步,布下防御,对付即将近身、连绵不绝的攻势。

孔攸见状一拊掌,哈哈一笑。若是孔明的七剑神兵都被夺走,那等若是成了没牙的老虎,这一战,已经胜了一半。

目中所见,孔明防御周密之后,又将数十件神兵、上百枚符箓,分别袭向自己五人、以及《八方因转图》方向。

符箓用作辅佐尚可,用于主攻,断然难以成功;至于那数十件兵刃,肉眼可见品质比困顿在外的七剑神兵差了许多,又如何能够对己方造成威胁?

但是就在孔攸志得意满之际,情势忽变!

眼前孔明的丹田之中,竟有一枚墨色圆珠透体而出,直奔向七柄神兵的方向。速度之快,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,约莫和元婴出窍的遁速不相上下。

孔覃、孔攸,甚至《八方因转图》中的数十名修士,心中顿时产生一个古怪的感觉:似乎“孔明”一分为二,一个“孔明”立在原地调度攻守,另一个“孔明”如离弦之箭冲了出来,接近七件神兵。

孔覃一惊之余,又是一喜。

不难看出,这一件墨色圆珠,品质之高犹在七剑之上。这孔明不知孔雀一族神光厉害,想凭借此宝救回七剑,那岂不是买一送一?若是连这枚墨珠也夺了下来,此战就真的再无悬念了。

心中一定,加倍卖力,运使“神气两难全”五色光华。

就在下一刻,孔覃的笑容挂在脸上,再也难以舒展开来,仿佛变作了一个僵硬的蜡像。

原来,孔明的墨珠之宝接近七柄神兵之后,孔覃的“神气两难全”对其冲刷完全无效是小,就连原本七柄已经摇摇欲坠的神兵,也瞬间又“活”了过来!

就像距离本体的距离拉近,重新恢复掌控。

只见一枚宝珠上下飞遁,舞动盘旋,灵动炫目之处几乎与真人无异。而七柄宝剑和万千剑光虚影,仿佛背后有绳索牵引一般,始终不离开那宝珠百丈之内。似乎孔明已经料定,保持在这个距离之内,就能完全不受“神气两难全”的压制。

这一个直径两百丈的“剑气飞轮”,猛然向着《八方因转图》的一侧压制过去!

同一时间,归无咎刚才使出的数十件兵刃、符箓,杀到孔覃等人近前。

孔攸计谋落空,眉关紧锁。他此时也已经看出,孔明离体的墨珠,并非普通法宝,而是似乎相当于他的另一个身体,完全不受神光制约。

他心有二用,再加上他并未将这些二三流的法宝符箓放在眼中,因此只是随手遮挡。

不料,这数十件兵刃竟然主动炸裂开来,似乎其中附着了什么奇特的符箓。

这一手,孔攸等四人虽猝不及防,但是回过神来之后,依旧不甚在意。对于到了元婴境界的妖修来说,这些符箓虽然威力了得,也很难对其构成威胁。

但是四人近身之处,空中忽地传来一阵阵纹毂颤动,仿佛打水漂一般,出现一点点波纹荡漾。其中最近的一个“波纹”,出现在四人包围的“四方阵”内、孔覃面前不过三四丈。

虽说这些“水纹”没有任何杀伤力,孔覃依旧眉头一皱,隐有所感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。

二三里外,孔明消失了!

下一刻,就在孔覃面前最近的“波纹”的位置,忽地无中生有多出一个大活人来——不是孔明,更有哪个?

归无咎面含笑意,迎面一拳,直击孔覃面门!

孔攸、孔裕、孔禹、孔惺,无不大惊,连忙举手抬足,使出自家最强手段,合力一击!

但是孔明的出现只是昙花一现。刹那之后,孔明自阿杜消失不见,一起消失的,还有孔覃。

只留下一击打在空处的孔攸四人,相顾茫然。

天下间,实战搏杀和擂台争斗二者,都达到炉火纯青境界的,归无咎当仁不让。

这怨灵界中的争斗,除了不会真正战死之外,其余一切细节,都与真正的搏杀相似,而非雷同于比武较技。

搏杀有搏杀的路数。归无咎现在所使出的手段,与他在铨道会中的数百战截然不同。

刚才看似随手打出的一件件普通兵刃,通过“隐真寄托法”暗藏符箓。这是他灵形境时就擅用的手段。如今用于元婴境的交手,依旧无往不利。实战之中,只要手段有效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。

但是,也要因地制宜,作相应的细节调整。

若继续以“隐真寄托法”埋藏杀伤性的符箓,如“九兵雷符”一类,在如今的比斗中,已经无有大用了。归无咎现在所埋藏的,改换作曾经乐用的又一种符箓——正位北辰小挪移符。

只不过今日是一口气使用上数十丈,锚定方位之后,实现了将自己瞬间移动至孔覃面前的战略目的。

若是“拾遗书简”在手,在实战之中完成出其不意的瞬移要更加容易,但是此物现在深藏地下,动用不得,只好退而求其次。

归无咎与孔覃消失的时间并不长,瞬息之后,二人又同时回到此界之中。

乍一望去,同时出现的不是二人,而是三人。

孔明不知为何,真身从白衣女子傀儡身躯中脱离出来,各自稳稳屹立;而孔覃却已经身躯软倒,闭过气去,自空中跌落。

无人望见,归无咎的脸色,也是微不可察的一白。

这是极为冒险的一式。

在摩罗力境之中,“谢玉真”的傀儡增幅是完全无效的;一入其间,归无咎的真身自然而然便从傀儡之躯中脱离开来。

孔覃的道术层次,距离归无咎固然尚有相当大的距离;但是考虑到人妖种族的差异,其实双方的战力极为接近。归无咎也是通过模模糊糊的道缘感应,判断出以“摩罗力境”决胜,自己还是略胜了一筹。

遇到和自己战力接近的敌手,以“摩罗力境”瞬息胜之,可谓将消耗减少道最低的至善之法。

就在归无咎消失时,孔攸四人心神恍惚了一瞬,旋即定下心来,凝神以待。顷刻间,见到归无咎重新出现,并且孔覃在这瞬息间便已落败,无不胆寒。

四人齐齐大喝一声,各执神兵联合合击,奋起一搏!

真宝金丹离体之后,归无咎仅有一击之力,不利久战。当即将剩余法力一卷,凝成一团半灰不白的粘稠气息,分别向着四人反攻。

同时他身躯周围,一道金色井栏一闪而逝,传出一阵异象,挡住四人合力一击。

趁此机会,归无咎纵身遁了出去。

孔攸眼尖,已经看出归无咎虽然是一息之间击败了孔覃,但是他自己依旧消耗极大,现在正是他最虚弱的时候。连忙喝道:“追!”

但是四人一拔身,却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一团元气所化的淤泥之中。虽然一发力便已挣脱,到底还是慢了一瞬。

乘着这被拖延的一瞬,只得眼睁睁看着孔明与自己拉开距离。

那七剑飞轮一击之后,仿佛蜻蜓点水,只是为了压抑阵图诸修的心神与判断,旋即回返。这是以攻为守之计,免除父辈受敌的后患。

归无咎微微一笑,迎着那纵身而来的真宝金丹,把身一合。

金丹重回丹田正位,归无咎一身神意气力,瞬间回到巅峰!

真宝金丹。

隐真寄托法。

摩罗力境。

真传令符。

元气之泽。

归无咎本来明明遭遇绝大困境。但是一进一出,不过数息功夫,不但转危为安,反而将敌手之中最强的孔覃突袭斩落,安然回返。

两道阵图之上五十六位修士,一时无不心胆俱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