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软件下载h

雷云峰和苏小嫚正为方世超担心时,房间的门被突然推开,方世超提着一壶热水冲进房间关上门,紧张的说道:

“老大,我在一楼发现从南面大街冲过来三个人,其中一个好像受伤了,要是被日伪军追的走投无路冲进旅店,咱们很有可能会跟着受连累,怎么办?”

“不要慌张,随机应变,一旦这三个抗日的年轻人被日伪军追击的走投无路冲进旅店,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的等待宰杀,必须施以援手救这三个抗日的年轻人。”

“老大,咱们手里没有武器,就是想救这两个人,可怎么才能利用火力掩护他们逃过敌人的追捕?”苏小嫚心里紧张的盯着雷云峰问道。

雷云峰虽然跟方世超和苏小嫚在说这件事,但两眼始终没有离开被日伪军追捕的三个年轻人。

他看到其中一个受伤年轻人奔跑的速度突然慢下来,其中一个人背起来就跑,另一个开枪阻击扑上来的敌人作掩护。

雷云峰不仅对方世超和苏小嫚快速说道:“这三个抗日青年一个受伤,其中一个火力掩护,另一个背着受伤的人边开枪阻击敌人边朝旅店这里跑过来,千万不能叫他俩冲进旅店把日伪军引进来伤及无辜,必须把他们引开。”

他说着推开窗户飞身跃出,在谁都没注意的情况下从二楼窗口跳到一楼外的地面,就看他冒着日伪军射来的子弹,就像一道魔影冲向那三个被日伪军追杀的年轻人。

冲到跟前的雷云峰一把抢过受伤年轻人手里的枪,将那受伤的人抢过来背在身上,对另两个年轻人大喊道:“你们开枪掩护,我带着你的人离开,到时你俩再与他会合。”

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救我们?”

“废话,你我都是打鬼子的人,你说我是什么人?快开枪阻击追上来的日伪军,千万不要恋战,咱们分开撤退,要是还能活着就在预定地点见面。”

雷云峰背着受伤的年轻人一边快速向前奔跑,一边回头开枪射杀追击的日伪军。

你的模样

背在身上的这个受伤人大喊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赶紧把我放下,我决不能叫我的人为了掩护我被敌人射杀或者被捕,你听到了没有,枪给我把我放下,你快点逃命去。”

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懂事,要是你们三个都死了,难道就不想想你们这么做会给组织带来多大损失吗?只有活着才能更好地消灭敌人,不要说话,留点力气等到安全之地我给你包扎伤口。”

雷云峰背着这个互不相识处于生死危机的伤员,就像背着个棉花套,毫不吃力的一路奔跑,很快就将追击的日伪军甩出几条街。

他不能老背着这个不明身份的人奔逃,一旦被听到枪声赶来增援的日伪军巡逻队围堵在大街上,大白天的雷云峰即使有飞檐走壁的功夫,再快也快不过日伪军射出飞来的子弹。

“老表,你快放下我自己逃命吧,要是我连累你被日伪军追杀丧失生命,我就是活着心里也会愧疚一辈子。”

“不要说话,该怎么做我现在比你清楚,你现在需要保持沉默,快告诉我你们的人在什么地方会合,我把你送过去。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为什么要救我,我怎么相信你不是日伪军的便衣队,故意救我想取得我的信任,企图通过我的信任打入我八路军根据地的特务?”梦想中文

“原来你是八路军的特工,告诉你,我绝不是日伪军的便衣队,你相信我这么勇敢的救你,是一个日伪军能做到的吗?快说你们的人在城里什么地方会合。

要我背着你在大街上一直这么跑,一旦遇到日伪军增援的巡逻队,我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咱俩也难以逃出敌人围杀。你现在唯一选择就是相信我,因为我是你的朋友不是敌人。”

“我选择相信你,但是你要是想通过我打入我军内部,哪怕你潜伏的再深,也会被我们政工部门甄别出来。”

“还这么啰嗦,快告诉我在什么地方会合。”雷云峰现在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虽然早就想归队,但他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“城北关帝庙,不过你要是敢耍花招我就是死也要咬死你,为了我的安全请你把枪交给我。”

“不错,你的警惕性还挺高,不过你记住,要是遇到追杀的日伪军,为了你我还能都活着,枪还要给我,因为我的枪法要比你好,我奉劝你回去后,好好训练,不要开枪没有准头,这样外出执行任务与敌人遭遇,你会很危险。”

“听你这位大哥能说出这种话,看来你也是个抗日部队的战士,不然不会说话带着火药味,尤其是对部队训练很熟悉,要是你方便的话,不妨告诉我你是哪支部队的?”

“没有这个必要,因为我还不想暴露身份,如果你与我还有可能再见面,我会成为你的长官或者同志。”雷云峰不想跟这个人说的太多,背着受伤的年轻人直奔城北关帝庙。

关帝庙里只有一名年轻人持枪警惕的隐蔽在门口,当发现一个陌生人背着一个人冲进来,突然关上门端着枪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把背的这个人放下来举起手蹲下。”

“啊?原来是陈科长,你受伤了怎么被陌生人给背回来了,其他几名我们的同志呢?”

“小刘,你到门口警戒,我有话问这位救我的恩人。”被战士小刘称为陈科长的原来是一位中年人,他挪到关帝爷塑像跟前靠着坐下来,看着蹲在地上的雷云峰说道:

“这位兄弟,我的身份你已经知道了,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吗?”

“我是救你的人,难道我的身份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?要是告诉你我是国民革命军布防在西线司令部的特种便衣队队长,你会对我怎样?”

“我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好身手,原来是友军司令部的便衣队长,谢谢你能在我危难之际救我,我也告诉你,我是八路军晋南前线总指挥部的侦查科长陈亮,咱们算是认识了。”

雷云峰看着受到枪伤还在流血的陈亮,此时因为失血过多脸色灰白,不禁问道:“你有战地急救包吗?”

“什么是战地急救包?我们八路军还没有配备这么奢侈的装备,在战场上受伤一是靠意志力挺过来,二是战地卫生员临时包扎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继续战斗。”

“不要说话。”雷云峰从内衣兜里掏出一个随身带的急救包,很快就给陈亮科长包扎好伤口。

“陈科长,如果你不介意,可以说出你们这次潜入沁水城要执行什么绝密任务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