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1抖音视频

茶楼包房内,欧阳昭庆听完杨东的一番话,缓缓端起了水杯,喝着茶水没吱声。

“哥们,我们的条件行与不行,倒是说句话啊?”罗汉等了十多秒钟,见欧阳昭庆都没说话,张嘴催促了一句。

“杨总,说实话,们开出的条件,对于我而言,真的算是不错了!但……”欧阳昭庆听完杨东的话,感激的点了点头,随即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“欧阳先生,我们今天既然来找谈,肯定是带着满满诚意而来的,有什么担心,也不用避讳,完全可以直接说出来!”杨东笑了笑:“是因为我们的身份,所以让感觉跟我们合作,有顾虑?”

“不!跟这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关系,们是什么人,我也了解一些,但归根结底的说,我如果点头的话,只是一个负责商业运作的职业经理人而已,所以们做了什么,跟我关系不大!”欧阳昭庆摇头:“我只是担心,咱们的合伙或许不会像是想象当中的一般顺利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杨东笑了。

“有所不知,像我们这种学工商管理的,经常会收到offer,也就是各大集团公司的邀约函,但我个人而言,并不是很喜欢这种职业,因为我见惯了太多的同门师兄弟做这一行的尴尬处境。”欧阳昭庆顿了一下,直言道:“职业经理人作为社会群体中特殊的一个群体,在社会经济转型中的角色是十分尴尬的,他们通常是董事会或者是企业大股东聘请的企业管理者,但是在这些聘请人的眼中,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定位就是一个‘保姆’,像是一个老妈子一样,努力呵护企业的成长和发展,但是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,总是董事会或者大股东会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职业经理人,他们总是把企业当成了自己的孩子,感觉外人无法把它照顾好,也没办法给予充分的信任。”

“咳咳!”林天驰听完欧阳昭庆的话,尴尬的咳了两声,因为欧阳昭庆一针见血的道出了他的心态。

“当然了,这种不信任的原因,也并非全都是聘请人的毛病,同样也有很多职业经理人认为自己坐上了总裁或者CEO这个位置,就觉得自己是老板了,是企业当中的老大了,自然会出现一些与董事会或者大股东不相和谐的关系,最终导致自己的离职或者遗憾出局,这种不和谐的关系不论对错,职业经理人都是弱势群体,我许多师兄弟的遭遇,也都让我汲取到了经验教训。”

“这一点可以放心,在跟见面之前,我也考虑过说的这些话,而我们这些人都是大老粗,既然诚心邀请,自然也会做出让步!”杨东点头。

“杨总,我现在正处于起步阶段,说真的,也确实缺少一个自我发挥的平台,如果想聘请我,我很乐意效劳,不过我们得提前约法三章,如果能答应,我们就可以继续谈!”欧阳昭庆舔着嘴唇开口。

“说!”杨东点头。

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

“第一,我进入三合集团,可以受到监控,但不能受管制,只负责商业运作,同时拥有制定战略和目标的权利!第二,我要中层及以下的人事任免权,否则的话,我在集团内没有威慑力,会影响许多方面的强硬程度!第三,我对自己的一切商业策划负责,同时建立风险评估和风控机制,但是遇见不可控、意外突发事件,以及因为们自身出现问题导致外部对三合集团进行打压的情况,我不承担责任!”欧阳昭庆调理清晰的说完自己的诉求后,坐直了身体:“只有拥有绝对的自由,我才能真正的施展自己的抱负,否则的话,我即便担任了这个执行总裁,但实际上而言,却更像一个法律顾问!”

“的后两个条件,我们都可以接受,但是第一个有待商榷!首先来说,说不想受到集团管制,这一点就不合理,而且我们三合集团的背景很复杂,许多战略的制定,并不完全会出于盈利的角度,同时也要兼顾到很多关系,甚至有赔钱往上顶的可能!”杨东坦诚的回应道。

“这正是我在第三点当中提过的!”欧阳昭庆理解的点了点头:“杨总,我知道三合集团的政商背景,但是出于职业商人的角度,我也提醒一句,三合集团如果想做大做强,必须做到内部业务的分化!也就是说,需要保留一个属于三合集团的自留地!哪怕有一天,真的处于某种目的,要倾尽全集团之力的对某个人或者某件事进行支持,也该有一块绝对自主掌握的业务!作为进退有度的根据!而我可以帮三合集团打造这么一块自留地出来!而我想要掌握的,只是这一块的自主权而已!至于们的大战略和方向,我不参与!”

杨东听见欧阳昭庆的回答,登时眼前一亮,看向了旁边的林天驰,而林天驰沉吟了一下,也微微点头,欧阳昭庆说的话,他们不是没有考虑过,但是真要实行起来却很难,而且表达的想法也不会如同欧阳昭庆这般清晰,所以林天驰此刻对于欧阳昭庆的个人能力,也是增添了许多信赖。

“可以,的条件,我可以答应!”杨东见林天驰点头,雷厉风行的看向了欧阳昭庆:“如果担任三合集团的执行总裁,对于薪资待遇有什么要求吗?”

“我要六十万年薪!”欧阳昭庆果断开口。

“没问题!”杨东听见这句话,同样没有犹豫,而他之前跟林天驰商讨的时候,心里对于欧阳昭庆的薪资定位,是设定在一百二十万的,而很多大型集团对于这个职位的薪酬标准,也普遍在百万以上。

“我的话还没说完!我可以少拿薪水,但是我还要拿集团全年百分之一的纯利润!”欧阳昭庆笑了笑,眼中的锋芒和自信呼之欲出:“许多人对于职业经理人的定位,就是凭借集团的资源,还有货币资本乘东风的人,而我更倾向于凭借自己的业绩吃饭!”

“欧阳先生!合作愉快!”杨东听见这个条件,大大方方的伸出了手掌,欧阳昭庆既然愿意自降六十万薪酬,也要选择百分之一的纯利润,说明他有信心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三合集团实现每年六千万以上的纯盈利,对于这个提议,杨东自然是最大的赢家,而且乐得接受。

“感觉您对我的信任!”欧阳昭庆见杨东如此痛快,也莞尔一笑,伸出了自己的手掌。

欧阳昭庆的加入,使得草台班子的三合集团,正式步入了由经理人代管的正规商团行列,再加上杨东目前拥有的政治背景,集团前路浩浩荡荡,欣欣向荣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沈Y市郊的一家私人医院里,肖凯站在病房门外,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医生,微微抬头:“张大夫,我朋友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腹部刺穿伤,肠子截取了一部分,不过他挺幸运的,避开了其他重要器官,再往下一点,就刺到膀胱上了!”医生解释了一句。

“我能进去看看吗?”肖凯点头问道。

“可以,人已经醒了,但是别聊太久,还是得让他多休息。”医生语罢,侧身让开了位置,肖凯也随即推门进了病房里。

雀哥在前一晚护着肖凯的时候,腿上被私改猎的钢珠打进去了三颗,肚子上也被捅了一刀,此刻虽然醒了,但整个人还是十分虚弱,脸颊浮肿的躺在床上。

“凯哥!”雀哥的三个小兄弟看见肖凯进门,纷纷起身。

“们出去吧,我跟他聊聊!”肖凯摆手打发了几人,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,看着雀哥叹了口气:“以前的时候,我一直挺烦,但不得不承认,昨天晚上,的行为救了我的命!”

“我……做的就是……口碑!”雀哥躺在床上,声音微弱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都这时候了,怎么还在这吹牛逼呢?”肖凯刚刚酝酿出来的情绪,被雀哥一句话打散,明显有点被挑拨急眼了。

“……实话!”雀哥嘴唇抖动了半天,又犟了一句。

“我尼玛!”肖凯烦躁的看了雀哥一眼,无奈的摆了摆手:“算了,随便吧!这次的事,毕竟替我挡了刀,说吧,想让我给什么补偿?”

“不要……我、我说过,帮……是、是为了还人情!要钱,伤口碑!”雀哥微微咧嘴,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。

“这个人,还挺有意思的!”肖凯被雀哥一句话逗笑:“也别吹了,的背景我了解过,在外面飘了好几年,也被犯过什么大案,有鸡毛口碑啊!大雀,要是不嫌弃,以后就跟在我身边吃饭吧!”

“跟着……倒是行,那……没有拖欠工资的毛病吧?”雀哥眨巴着眼睛追问道。

“快撅着吧!”肖凯自认为是一个很能掌控情绪的人,但是每次跟雀哥对话,似乎都十分上火,扔下一句话之后,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门外,刚好遇见了返回的朴灿宇。

“怎么样了?”肖凯见朴灿宇归来,眯眼问道。

“事情办妥,化工厂老王没了!”朴灿宇目光阴狠的点了点头:“估计总公司那边,很快就能接到消息!”

“没事,我挡着!”肖凯听见这话,脸上的阴郁总算散了几分。